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

>

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

不爱波板糖 著

林煜 现代言情

“不爱波板糖”的《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初出茅庐的小道士第一次下山门就碰见了一个古怪的小镇,小镇阴冷而又潮湿,这里的居民信仰着河神,可怜的少女被迫献祭作乱的鱼精献祭的少女邪恶的婴灵伪善的居民虚假的神祇小道士喃喃自语:无量天尊暂定无cp...

来源:fqxs   主角: 林煜林煜   更新: 2023-11-08 03: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这是“不爱波板糖”写的,人物林煜林煜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衣服上的清洁法阵全当是个摆设。对于他这等连灵气都没有的穷苦孩子来说,一件带有阵法的法衣已然是身不错的家当了,虽然法阵要靠自己运作。正午的日头很大,汗水不断的顺着头发流入衣襟。“舒服!”林煜掬起一捧水扑在脸上...

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第2章 入村在线免费阅读

跋山涉水数日,终见人烟。

林煜一路向南,他没有走官道,沿着河流的方向行进,路上也留宿过几个小村庄。前些日子,他收到了他二师兄的灵鸟,邀请他去西南一趟。

抱着这样的心态,林煜一路上靠着疾行符奔走,不过数日就已经抵达西南的洛河城,距离二师兄那儿还有三五座城池,不过三两日的路程。

此时的林煜正在林中穿行,今日他启程离开洛河,向周围人打听,走水路更近。

身上的道袍有些许的磨损,靠着清洁符勉强维持着整洁,现在的他的灵力还不能够维持阵法一直运转。衣服上的清洁法阵全当是个摆设。

对于他这等连灵气都没有的穷苦孩子来说,一件带有阵法的法衣已然是身不错的家当了,虽然法阵要靠自己运作。

正午的日头很大,汗水不断的顺着头发流入衣襟。

“舒服!林煜掬起一捧水扑在脸上。

这水有股淡淡的妖气,万物有灵,都可求仙问道,这山林偏僻,河中有小妖再是正常不过。

水清无鱼,想必是被小妖圈了地盘,看来还是一只蛮横霸道的小妖。

林煜抬起衣袖抹了抹脸,稍作休息,便打算接着上路,沿着河道走说不准可以碰见人烟,他今晚可不想再睡在树上了。

“前面那位小道长!——

林煜环顾四周,确认樵夫叫的自己,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那个大叔,你喊我?林煜有些疑惑。

“小道长!挑着柴的中年人很快就走到了林煜的面前。

林煜右手悄悄在袖子里捏了个诀,发现眼前人并非精怪,放下心来。荒山野岭,突然来个活生生的人,实在难以放心。

“对啊,小道长,我看你刚刚在河边,连忙就背着我的柴赶过来了,你离这河远些,我和你说啊!这河可不干净!中年人神色紧张,不似做假。

“?林煜有些困惑,他歪着头不解的看向樵夫。

“这山中偏僻,有精怪是正常不过的,不过这等精怪一般不会害人,无需慌张。林煜说。

“从前自然是不必要,但是近些日子可不同了!大叔神色惶恐,眼神躲闪,似乎是不想再多言了。

“我现要赶路回家了,你记得,离这河远些,大叔我自是不会骗你的。樵夫扛着柴就要走。

林煜见状立马跟上樵夫,“那个我是外乡人,是奔赴西南寻亲的,路上也无地可去,不知附近是否有客栈,容我停息?

“客栈,自是没有的,这西南在交战呢,你去那地干嘛呢,若是不嫌弃,不如到我屋里头歇一晚再走吧!樵夫显然是个热心肠的人,脸上挂着诚挚的笑意。

“多谢!那我就不客气啦!得益于晚上无需露宿山头,林煜很高兴,一双眼睛只留下一条细线 。

“大叔,我来帮你扛着吧。说话间就要拿过扁担。

樵夫连忙侧了侧身子“诶,还是我自己来吧,要是让我婆娘看见我让这么好看的小道长给我挑柴,非得削我不可!樵夫面上故作恼意,不难看出,樵夫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我是个渣渣,我不会心理描写〕

林煜又推搡了几次,见实在是拧不过便也放弃了“小道长有这份心意就好了。我一介粗人,做惯了这些粗活,你还是个孩子,这些我们大人来做就好了。樵夫看看天色有些晚了,调整了一下肩上的扁担。

“天晚了,我们走快些,说不准还能赶上一顿热乎的晚饭!

“好嘞!大叔你姓什么啊?走了一路了,还不知名姓呢?我姓林,双木林,单名一个煜字。光明灿烂的意思。林煜掏出一张轻身符,贴在柴火上。

“大叔,这样是不是轻很多了?我功夫不到家,这个符箓画的不是很好。说是不好,可林煜的脸上却满是得意之色,明黄的符咒闪烁着淡淡的流光,显然不是一般凡品能比。

“哟!小道士年纪小本事不小啊!你张叔我今儿个也算涨了见识。我姓张,你叫我张叔就好了,平日里村里都这么喊的,名字是我老爹花钱找了个酸秀才起的,叫张崇文,崇高的崇,文化的文,我爹不识几个大字,希望我能多读点书,不过我啊就不是那块料,你让我下地行,这舞文弄墨的事儿啊可太难咯。……林煜静静的走在老张的旁边,听着他讲他过去的事儿。

“小道士,看见前面的桥了吗?过完桥我们就到了。老张颠了颠身上的扁担,调整好位置朝村口的方向走着。

“张叔,你叫我林煜就好了。谢谢张叔收留,不然今天我可要露宿街头了。林煜吐了吐舌头。

“不碍事,这十里八村难有个落脚地,你是个外乡人,还是个孩子,多帮衬些是应该的。

“今天还多亏了你,平日里我可没这么快到。张崇文朝林煜笑了笑。

过了桥,又走了段小路,才碰见人,林煜看着老张娴熟地和路边的人打招呼,每个碰到的都会说上那么一两句。

“老张,今天挺早啊,旁边这个是?一个穿着棕色衣裙的妇人问道。

“路上碰见的孩子,去赶亲戚的,路上没地去,这不就带来了么。

“老张,你就是太好心!小心人家来了就不走了!妇人挑眉,上下打量了一眼林煜。林煜朝着她笑了笑,露出了憨厚的大白牙。

“这模样倒是长得挺讨喜的!面前的少年穿着道袍,衣服下摆碎成了破布条条,袖口也略有磨损,但这无法损伤少年的容貌,干净明亮,像是初升的太阳。

“婶子好,我暂住几日便走,我师兄还在等我呢!

“瞧这话说的,婶子还能留你不走不成,这儿又不是土匪村。妇人瞥了老张一眼。

“小林啊,这位是赵婶子,平日里说媒的,你嫂子还是她帮我牵的线。这十里八乡啊,一半以上的媒都是她做成的!老张憨憨的笑了笑,想起了家中的老妻,神色都变得暖和起来。“赵婶子,你少打趣他了,就是个孩子。

“啧啧!说这些干嘛,小郎君这么好看,定不会像是你这般愁娶的。喏!~这菜拿回去,让你媳妇烧点好的,给这个小郎君补补,人第一次来这做客,可别怠慢了,可别跟你婶子我客气,我那还有呢,婶子我可不缺这一星半点的。给孩子补补身体,诶哟喂!看这胳膊细的,一折不得断了。

说话间摸了摸林煜的头说道“这小娃娃长的可真俊。瞧着真让人开心,这十里八乡的我还没见过这般俊俏的小郎君。

“婶子说笑了,中人之资罢了,您这么说倒是让我怪不好意思的。林煜双颊两侧微红,虽然说平常和老道士胡闹惯了,到底是个年岁不大的孩子,平日里师兄师弟也从未这般夸过他。

“瞧瞧,这还羞上了。

“不聊了,我得赶快去给我家那口子做饭去。你们也快点回去吧,莫让莲青久等。赵婶子提着篮子向他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嘴里还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望着赵婶子离去的背影,林煜有些奇怪,因为她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妖气,但方才已经确认过,她确实是人。应当是别处沾染的,只是这股气息有些似曾相识。

“别愣着了,走咯!你嫂子定做好饭菜了,咱们回家,带你尝尝你嫂子的手艺!大叔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挥手擦了擦额间的汗,又重新调整了一下扁担的位置。

“好。林煜转过头,小跑跟在了大叔的后边。

“小屋简陋,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我先去柴房把柴给放了,你先进屋子。张崇文挑着柴朝柴房走过去,说是柴房,实际上个稻草围成的草垛,里边是空心的。

对比一路上看到的泥胚房,此处砖瓦构建的屋舍可以算得上是奢华的了。

林煜没有听张崇文的话先进屋,而是默默跟在张崇文的身后。

“小师傅怎么还没进去,在这杵着作甚,这种粗活你们这般的人是做不来的。说话间将林煜手上的柴火接过,按照顺序摆放整齐。

“我还是和张大哥你一起进去吧,里面就嫂子一人,我一陌生人进去怪不好意思的。林煜伸手挠了挠脑袋。

“哟,还怪讲究的,我就纯一粗人,再说你这一副毛都没长齐的模样,有什么的······说话间目光扫视着林煜让林煜越发的窘迫。

“而且我女儿说不准都比你大,我女儿今年也15了。小法师如今多大了?

“年初刚刚过完14岁生辰。

“娟儿,我回来了。刚进屋,就瞧见一名妇人坐在桌前绣花。面上有着淡淡的细纹,头发上已经有了零星的银白。

“是老张回来了啊,这位是?

“这是我路上碰见的小法师,寻思着他也无处可去,我就把他给带回来了,年纪比我们慧儿要小上一岁。想着我明日也要去镇上,不如明日就把小法师捎过去,顺带给慧儿带点东西。

“你也别老是忙活这些了,眼睛都熬坏了,我去把饭菜端来,都说了好多次了,我回来晚了,你就先吃,老等我,这对你自个身子也不好。张崇文刚进家门,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话时目光一直从未从娟儿身上挪开。

“不好意思啊,婶子,是我叨扰了。这是一点点碎银,算是我的食宿费了。林煜将零星几点碎银摆在了桌子上。

“孩子,老张收留你并不是为了银钱,快收回去,这要是叫他看见了,可又要不高兴了。妇人将碎银重新塞回少年地怀里。

“不是,婶子,我师傅教过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是···诶呀,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这笔银钱是你们该得的。二人互相推搡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快坐下吃饭。

“你要好好收好娟儿见张崇文出来,连忙把碎银塞回少年怀里,随后在张崇文的右手边坐下。

林煜见又回来的碎银,有些无奈。

小说《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下山的第N天我继承了师傅的道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