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驯龙:更广阔的天地

>

驯龙:更广阔的天地

商殇志 著

格塞尔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驯龙:更广阔的天地》,男女主角分别是格塞尔格塞尔,作者“商殇志”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格塞尔先生,请确定以下几个问题。”“请问你真的确定成为游子吗?”确定“你的到来,会给导致那里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你确定愿意为此而负责吗?”如果是因为我产生的变化,我不会有任何怨言。“你是否确定保证遵守《游子守则》的内容。”绝对保证。“你是否决定修改记忆。”不修改“是否需要修改迷途者的记忆?”这应该由他自己决定。“好,谢谢你的配合,格塞尔先生,现在请跟我前往『门房间』,你将跟随归乡的迷途者前往那个世界,你的专属记录员已经开始他的工作了。”“祝你人生愉快~”...

来源:fqxs   主角: 格塞尔格塞尔   更新: 2023-11-08 04: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驯龙:更广阔的天地》是“商殇志”的小说。内容精选:”格塞尔:“呵,我的一生注定与龙相伴,你们早就不应该怀疑这个结论,更不应该怀疑当初我的总负责人,算了还是说正事吧,让我听听你们处理这方面事情的经验,我可不信这是第一次。”斯科特:“你猜的没错,这不是第一次,我方也确实有针对此事的完善方案,不过具体的相关事宜还是等你们做出以下这几个决定后再详谈吧。”格...

驯龙:更广阔的天地第二章:该来的终究会来在线免费阅读

希卡普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两个月了,他一直住在格塞尔家里,并一直以格塞尔的亲戚这个身份自居。

在这段时间里,他逐渐接受命运,承认再也无法回家的事实,开始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不过格塞尔时常能看见他不停的在看驯龙高手系列的电影和连续集,或是坐在阳台上抚摸着那套说是由无牙脱落的鳞片做成的盔甲。

格塞尔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是,但当初幼小的他在那个雨夜与那天穹上翻飞的神秘身姿对视后,就注定这一生真正意义上陪伴着他心灵的只有龙。

他能够理解,却又无法明了那种亲友无法再相见的落寞,但他很清楚不应该去打扰。

格塞尔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了门的方向,他听到了脚步在靠近。

这里属于小镇的边缘地带,也不存在什么交通要道,家里也没有什么噪音很大的家具,因此一直很安静,这种环境使他对任何声音都很敏感,甚至曾经清晰的听见一只海鸥落在周围碎石上的声音。

而现在……有很多辆车停在了远处,发动机的声音很厚重,有重型车,人员数量很大,但很分散,树林的方向有扑倒的声音,有一部分人接近了一些,有清脆的机械结构碰撞的声音,是枪械吗?还有一个脚步在持续接近,快了……

很快,清脆的敲门声传来,格塞尔心里清楚这是如何也躲不掉的,一切装疯卖傻都是无用功,倒不如直接点。

门外,西装革履的青年在敲完门后退回到台阶之下静静等待,尽显温雅与谦和,但米径十数米开外就是一个个铁血肃杀的武装人员,形成了一幅十分具有冲击力的画面。

门开了,格赛尔无视了那些武装人员,很自然的在门前让出了一个身位,示意青年进来说话。

青年摇了摇头“不必了,格塞尔先生,接下来的谈话决定了我方处理此事的态度,这是一个极短的过程,所以就在外面讨论吧,也请你把那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也叫出来,他有权为自己的未来做决定。

格塞尔“我当然不会干涉他,还请稍等。

很快,格塞尔带着希卡普出来了,他们依靠在门旁,与台阶下的青年对立。

格塞尔“好久不见,斯科特先生,虽然对现在的场景早有预料,但我没想过还能再见到你。

斯科特,也就是那位青年模样的人“确实很久不见了,得有六年了吧,本以为麻烦不会再找上你了,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你再次与“龙相遇了。

格塞尔“呵,我的一生注定与龙相伴,你们早就不应该怀疑这个结论,更不应该怀疑当初我的总负责人,算了还是说正事吧,让我听听你们处理这方面事情的经验,我可不信这是第一次。

斯科特“你猜的没错,这不是第一次,我方也确实有针对此事的完善方案,不过具体的相关事宜还是等你们做出以下这几个决定后再详谈吧。

格塞尔“问他还是问我?

斯科特“都要问,还请配合。

一旁的希卡普根本插不上话,他虽然不清楚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接下来会发生一些很麻烦的事,只能静观其变,不过看起来,格塞尔似乎认识对方而且还挺熟,这算不算好消息不清楚,但至少有交涉的余地,希望日后顺利吧。

希卡普暗自叹了口气,那些不远外武装人员,即便已经收起了戒备,一股难以言说的压迫感也依旧扑面而来,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呀。

同时,斯科特也整理好了问题,开始提问“首先,希卡普先生,你在来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

突然被点到,希卡普略微惊慌了一下,但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稳定思索后回答道“当时我正在与一名叫做葛林魔的猎龙人在空中缠斗,我解开了他对光煞的禁锢,并让它去救助在空中被麻醉剂迷晕的无牙,然后我与葛林魔一同坠入海中,当我再次醒来,就已经在格塞尔的船上了。

斯科特一边点头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但不得而知。

“好,下一个问题,格塞尔先生,我记得当初明明有留过电话,但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

格塞尔“我并没有足够保密的设备,再加上我在网络上的身份,在电子设备中存储某个联系方式容易泄露,要知道,今年我已经起诉了三个妄图通过网络偷取我稿件的家伙了,我想你很清楚那个联系方式被泄露意味着什么?你我都不想冒那种风险。

“那你把它存储在哪儿?

“纸上。

“纸呢?

“被风吹进了还在燃烧着的壁炉。

咔!

斯科特握笔的手突然响了一下,但他还是保持着微笑“你没有记吗?

格塞尔“你觉得呢?

斯科特“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过后我们就要换地方说话了,那么……希卡普,你想回家吗?

你想回家吗?

这几个字宛如一柄重锤狠狠敲在了希卡普的头上,想啊,当然想!怎么可能会不想?但想又能怎样……等等?

“你们难道有办法让我回去?!

斯科特没有表明态度,只是说道“我们现在的对话不接受反问,你回答想,还是不想。

“想!当然想!

希卡普肯定的说道。

斯科特点了点头,拿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似乎是通过它发送了什么后说道“那么,就请二位上车吧。

格塞尔“我也要去?

“当然,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可以跟你透露一点非保密内容,就在刚才,上面集体通过了一项决议,而这会是一次很好的测试机会。

听罢,格塞尔是明白了,自己又将踏入浑水,而且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有着导致他无法拒绝的因素存在。

感叹了一下命运坎坷,格塞尔和希卡普就坐上了那辆看着就相当结实的武装运输车。

车厢里看不见外面,也看不见驾驶位,只能感受到时不时的颠簸,以及固态传递过来的噪响。

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下过了差不多四五个小时后,刹车带来的惯性以及隐约传来的警示鸣笛声意味着他们终于到地方了,不得不说这车隔音做的真不错。

又过了一会儿,车门打开,他们可以下车了。

怎么形容这个地方呢?这是一个圆柱形的大型空间,很明显此时他们是在地下或者在某个巨大的山体中,入眼全是灰色混凝土粉刷,几道巨大的钢结构交错横在头顶,带来支撑力的同时也作为桥梁供人员行走。

他们的周围也全是一些武装设备与人员,大部分是在待命,一小部分是在护送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容器,这些容器上面则用白色的油漆粉刷着一些数字——268、779、4401,这是他们所看见的,其中编号779的容器格外庞大,目测十米长宽,里面到底有什么?

但这不是他们该关心的事,因为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他们现在的处境跟那些容器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走来了三位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斯科特则上前与其交流,虽然有很多听不太懂的话,但还是理解了大致的意思。

“他们已同意参与『游子提议验证实验最终阶段』和『归乡提议验证实验中期阶段』,接下来就是你们的工作了。

就这样,格塞尔和希卡普便被交接到了研究员的手上,他们接下来要去哪儿?研究员不会告诉他们的,

他们穿过了门,穿过了长廊,穿过了那些临时手动关停的安保协议,他们注意到监控在跟着他们转动。

领头的那位研究员一次又一次拿出了那张灰白色的电子卡,他似乎有着一定的权限。

最后他们停在了一个房间的门前,这个房间的门旁边还配备了一个黑色钢制的告示牌,上面写着一个编号——【EIC-843】,下面还配备了一个图片,显示了一个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地铁站有列车正在驶入的画面。

下方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写着【自助制车站】【Self-service station】

当两人的注意力还在被这块告示牌吸引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伴随着液压气阀的声音,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呈现在眼前。

房间的中央有一个通往地下的电梯,就像寻常在商场或是地铁站之类的地方能看见的一样,一边上一边下,不停的滚动。

整段电梯直到下面的空间都是灯火通明的,一眼就能看到头,电梯两侧布置的灰色大理石砖干净得都能照出人像,仿佛是新装上的一样,仔细观察过后发现电梯也是如此,干净如新。

但除此之外的房间里的瓷砖,无论是地面还是墙面,都有着明显甚至大块的污渍,甚至在一些角落还能看见几个烟头。

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他们很明显是要下到这个不同寻常的地方去。

在电梯上,格塞尔看着一旁光洁的橡胶扶手,突发奇想,他悄悄从头上抠下来一点死皮和油脂的混合物,然后擦在了扶手上。

污渍确实擦上去了,但却不见一点痕迹,扶手依旧光洁,这里果然不同寻常。

很快他们就下到了最底部,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里,蜿蜒曲折的栅栏构成的通道一直通向前方不远处的售票口。

三名研究员带着他们直直来到窗台,那边门口的买票指南是看都不看一眼。

但格赛尔还是扫了一眼,都是各种各样的票,乘客票,驾驶票?洗浴票!?好怪,再看一眼,垂钓票???wt…!

窗台后面的空间漆黑一片,是真的一点光都没有,什么也看不见,仿佛那层玻璃把光阻挡在外面了一样。

领头的研究员对着里面说道“一张驾驶票,五张单程乘客票,四张餐票。

说完这句话后,窗台里探出来了一共十张票,像是被什么东西推出来的一样,同时上方的电子屏幕还显示了交易完成后的金额。

不过那个研究员才看到金额后有些诧异“为什么还多收了我两美元?

对于他的疑问,窗台后的黑暗中探出来了一只枯槁的手,指向了后面的格塞尔,好嘛,故意乱擦污渍被发现了,被点名的格塞尔也怪尴尬的,希卡普也在一旁偷偷的笑,显然他看见了。

过了售票口,前方不远处就是站台了,这个时候列车还没有驶入。

不过一名研究员在看到空荡荡的铁轨后,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呦,看来又有一个倒霉蛋忘记购买乘客票了,希望他待的时间不长。

在这段略显枯燥的时间里,格塞尔也没有闲着,他向一旁看着比较和善的研究员问道“请问一下,这个地方……是一个异常顶目对吧。

被问话的研究员并没有惊讶,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看过了格塞尔的相关资料,从某种意义上讲,格塞尔属于外编成员,因此也没有忌讳的讲解道“没错,这整座地铁站就是一个异常项目,项目等级为Safe,并且是一个应用于日常工作的项目,整个异常的现象主要体现为,你可以从这里买到各种各样的票,在过往的阶段实验中,我们一共试探出了58种可以购买的票,并且列车中总是会出现与车票适配的一节车厢,但从外界无论怎样观察也都是正常的八节厢A型组列车的外观,买票并不需要你自己做出支付行为,但是相应的价钱会自动从买票者的个人账户中扣除,并显示在窗台上方的电子屏幕中,另外,整个异常的内部环境总是保持着绝对的整洁,会将一切从人类主观上认为的污渍排斥到异常整体的范围之外,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变得干净了不少吗?

格塞尔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仔细闻了闻,确实变得很干净了,之前怎么也洗不掉的油笔痕迹现在也消失不见了。

研究员又继续说道“不过,异常本身似乎很讨厌那些故意弄脏环境的家伙,会很明显的对其进行针对,比如故意抬高票价,对目的地进行偏移之类的,不仅如此,处于异常内部的人必须严格遵守公共场合的文明行为,情节严重者会遭到驱逐。

注意到研究员颇有深意的眼神,格塞尔只能抿抿嘴,然后装模作样的四周观望一下。

研究员“列车本身是可以到任何地方的,它可以任意进出空间,能在任何地方停下来,并且不会影响到周围事物,而做到这些,你只需要花十美元买一张驾驶票,在驾驶室的操作台上输入目的地即可,不过,要注意,如果说你买了驾驶票,但是没有买乘客票的话,你就只能作为司机一直待在这个电车上了,除非等到下一个购买了驾驶票的人到来,出去后再购买一张乘客票,然后再以乘客的身份坐一趟列车后下车才可以摆脱,另外,存在司机的列车是会不停的移动的,而没有司机的列车则会停靠在站台上等待司机,就像现在这样。

格塞尔算是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个研究员说有倒霉蛋了。

他想了想,转而又问道“一直待在列车上会发生什么吗?

研究员“在列车上待的时间过长的话,人的精神会受到一种莫名的折磨,目前还没有人能描述出具体的感觉,最终的结果是精神崩溃,这种异常现象的存在因果目前尚未明确,不过目前最支持的一种猜测是,异常本身对那些贪恋于驾驶票所带来的特权的人表示的厌恶。

驾驶票的特权?说起来,领头的那位研究员只要了四份餐食票,也就是说,持有驾驶票作为司机的那个人,可以不用购买多余的票就能享有列车内的服务?!那确实会引人贪恋。

研究员依然在说“当初843被发现就是因为有个人贪恋特权,在电车内待的时间过长后精神崩溃自杀,尸体被异常本身当做污渍排了出去。

“这个异常在全世界共有74座固定车站,可以在刚才的那个售票口处查询,入口都是一个向下的扶手式电梯,并不一定都在地面,不过现在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并以此新建了很多的重要站点,这个异常现在是我们重要的运输手段之一,说个好笑的事,就我们刚才下来的那个入口,那原本是一个厕所。

格塞尔“它不是原本就在这儿的吗?

研究员“对,这个异常是在十年前出现的,在这期间它不断的在更新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它还会继续更新,从瓷砖楼梯变成扶手电梯,从电车变成轻轨,它似乎在努力的跟上时代的脚步呢。

格塞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与异常共情是不被允许的吧。

研究员“哈,只要我能保证不影响到我的工作,感慨一下又怎样呢?

看着这名研究员脸上的轻笑,格塞尔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巧,列车也终于进站了。

格塞尔想了想后还是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伊兹就好

………………

小说《驯龙更广阔的天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