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

>

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

橙壹 著

江一珞 现代言情 简临霄

《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江一珞简临霄,讲述了​【星际哨兵向导文 重生 破镜重圆 三分虐七分甜 1v1双洁he】男主看似冷酷冰山实则执拗疯批大醋缸女主外表柔弱实则特别坚韧勇敢热烈简介:伊珞向男友简临霄求婚失败,一气之下前往北部战场虐杀虫族,被暗算有去无回。简临霄火化了伊珞的遗体,静默如山,直到一举毁灭星际帝国,成立了星际联邦。伊珞死后的第25年,她重生在【地肯星】首富江家,成为了最受宠的女儿江一珞。伊珞死后的第32年,简临霄因为一直无法接受其他向导的深层疏导,已经到了精神海崩溃的边缘,他选择回到和伊珞初相识的【地肯星】第七军校教书来度过余生,并期盼能早日与逝去的爱人相聚。江一珞自小便定下和周家小儿子的娃娃亲,两人相处得也很愉快。直到周昱深拉着江一珞让她喊简临霄“干爹”如果非要她称呼前任干爹,这娃娃亲倒也不是非结不可!意外发现简临霄还有个十七岁的儿子,更一心只想躲开他。谁知她前任还是江家的救命恩人,一家子直接搬进她家庄园,成为了她的邻居。不光有儿子还有女儿?她无法面对。相处后,善良的她还是没法对两个孩子恶语相向。可有一天她却得知,这两十七岁的双胞胎是已经死了32年的她,她自己的娃???俏鳏夫带娃?找妈妈?就离谱!...

来源:fqxs   主角: 江一珞简临霄   更新: 2023-11-08 04: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江一珞简临霄,由作者“橙壹”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如何在保持零食口感的同时,最大程度的保留药物效果,也是她曾经闲暇时候做出的小发明,后来被研究院作为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现在造福了久病的自己。正啃着果仁干,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她的心脏骤停,随后又剧烈跳动起来。不远处的男子背影瘦削,留着短短的寸头,一身绿色第七军校校服,高扎的裤带,腰身尽显...

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第2章 干爹在线免费阅读

两人很快就到了学校,第七军校原身是帝国的第七军校。

星际由帝国覆灭进入联邦时代也不过14年,很多地方地名叫得顺口了,不是必须要改的,还是沿用了以前的称呼。

白灰色高墙,和一路过来的市区的五颜六色的科技感不同,第七军校的大门散发着一丝朴素的老实气息。

在星际赛博朋克主导的审美主流里,这派朴实感着实是清流,再配合上第七军校的校训【朴素求真】

对正在读书的十几二十岁的愣头青来说这味儿可太冲了,当年的她就是冲着这个真实的朴素感一头热钻进了第七军校。

在门岗处用光脑核实了身份,很快就进入了学校,江一珞紧跟着周昱深,略带审视的目光一路巡视着四周的场景,隐隐夹杂着一丝兴奋。

32年了啊,学校都没变化的啊?

张校长还是一如既往的抠门,想到此,江一珞轻轻笑出了声。

周昱深遇见了同学,两人好像在商议什么事情,江一珞便站在一旁等他,光脑提示她该吃药了,她从光脑附带的空间纽里拿出一包药用果仁干,一颗一颗啃了起来。

如何在保持零食口感的同时,最大程度的保留药物效果,也是她曾经闲暇时候做出的小发明,后来被研究院作为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现在造福了久病的自己。

正啃着果仁干,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

她的心脏骤停,随后又剧烈跳动起来。

不远处的男子背影瘦削,留着短短的寸头,一身绿色第七军校校服,高扎的裤带,腰身尽显,高挑挺拔。

他站在湖边,几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围着他。

只见他轻抬右脚,一点地,一颗石子轻巧弹跳而起,随后他灵活地一勾右脚,石子飞向湖面,打了数十个水花。

十七八岁的少年与江一珞脑海中的画面渐渐重合,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步步向湖边走去。

离得有些近了,听到男孩爽朗的笑声,她顿时清醒,停住了步伐,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抹去。

男孩也刚好回头,看到她满脸笑意,两人对视的瞬间出于礼貌男孩点头笑了笑,和身后的朋友挥手告别,迈着大步离开了。

看着男孩那豪迈奔放的步子,她摇摇头,嘴角扯开一丝自嘲的笑。

不是他,他从来不是这样肆意的人,更不会那样开怀地笑。

遇到形似故人的人没什么,让江一珞难受的是,她发现自己沉寂了已久的心竟然又开始跳动。

她竟然还喜欢他?

还会不受控制地向他在的方向前进。

没料到颜控的自己如此长情,她郁闷了。

再一回头发现正在呼唤自己的帅哥未婚夫,她内心一阵愧疚。

听到周昱深和朋友介绍“我的未婚妻江一珞的时候。

她暗骂自己真该死啊!怎么能伤害十几岁的少年呢!

周昱深和朋友简短告别后,带着江一珞去了机甲战斗系的教学楼,说是要带她见自己的干爹。

江一珞点点头,看着周昱深温和如风、帅气逼人的脸,再次在心里把自己骂了百八十遍。

都重生了,还惦记着那倒追都追不上的前任干嘛?

有可爱帅气的温柔未婚夫,他不香吗?

对对对,哪怕下一秒两人中门对狙,她都不会犹豫的!

美好的生活在向她招手!

下一秒,生活教会江一珞,人生的flag不要随便立。

这不刚到办公室,未婚夫和前任就直面对方,中门对狙了。

哦不!也不是。

因为一见面周昱深就对她前任笑得可开心烂漫了,大口一开“干爹!

叫完还拉着她上前一步“这是我未婚妻,江一珞。

江一珞看着对面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的男人,尽管他老了很多,看着得是自然年龄的50多岁了,但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

江一珞看着面前的老男人,心里没有什么波澜,她确认了自己果然是看脸的。

老的,不要!

“伊珞?男人似有所思,口中轻轻念着名字,江一珞却心脏一紧,一瞬间以为他知道了什么,在叫自己。

身旁的周昱深及时解释“是的,前帝国伊珞上将是江叔叔一家人的救命恩人,所以取名的时候借用了伊珞上将的名字,不过她是一个两个的一。

一旁的老师也插话道“是啊临霄,每年都有和珞珞名字一样的孩子入学。也是寄托了长辈们的希望。

对面的男人沉默了几秒回过神,对着江一珞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原本以为这场无聊的寒暄就要结束,准备退居一旁的江一珞却突然被一旁的周昱深拉了拉衣角。

他小声叮嘱“叫干爹。

江一珞一口气没顺上来,笑容完完全全消失了。

她一定是生性不爱笑。

这个未婚夫也不是非要不可,悔婚吧!

你小子,按我死前的辈分,你好歹面子上得叫我一声干妈,好家伙,你让我叫这狗男人干爹?

江一珞火大到甚至觉得当场暴露身份也不是不行!

她本来身体就弱得很,突然上头的脾气,让她脑袋已经微微阵痛了。

还好局面没有僵住,因为很快,办公室外又走进来一个。

刚刚在湖边看到的那个男生?

他完全没有了刚刚江一珞看到的肆意烂漫,规规矩矩走到他前任面前,恭恭敬敬喊道“父亲!

哦,怪不得,感觉那么像呢!

江一珞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上腾翻涌的脾气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趁着大家注意力转移了,就没说话,立即退到周昱深的身后。

她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少女,少和五六十的老男人扯上什么关系,离得越远越好。

江一珞没了什么兴致,现在就想早点回家休息,周昱深看她状态不佳,让她在一旁的靠椅上坐会儿。

她闭目养神的时候,没有发现她前任简临霄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带着些探究和好奇。

他可是看到了江一珞刚刚后退时候翻的那个白眼,对这姑娘印象不是太好,但好歹是周昱深的未婚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在一旁歇息的江一珞听着几人讨论接下来的外出任务,没什么兴趣,开始神游。

倒是几个人不想打扰她,压低了声线,听得她昏昏欲睡。

突然江一珞脑袋像被榔头重击一般疼痛,身体一下子弹起跪在了地上。

一直无法进入的精神海忽然张开,那种熟悉的感觉,江一珞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

她这具身体一直无法成功过度到的二次分化期,终于来了。

精神丝在精神海中疯狂生长,比她以前的精神网还要密布,她尝试压抑精神丝的长势。

痛,让她的思路更为清晰。

她轻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离得近的周昱深和穿校服的男孩都跑了过来,简临霄也缓步朝她走去。

“简意,治疗舱。简临霄话音刚落,一旁的简意就慌慌张张地掏出了治疗舱,周昱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简意就已经把人抱进了治疗舱里。

简临霄看了她片刻,迅速做出判断“她二次分化了。

躺在治疗舱内,她大脑中的疼痛缓和过来一些,但精神丝依旧在疯狂生长。

她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种强度的精神网,如果任由其发展,会直接暴毙。

仅一秒,她做出决定,快刀斩乱麻,将所有已经成长成熟的精神丝凝聚成一把刀,直接切断了剩下的所有精神丝,再用力掰断了精神丝凝聚成的刀。

被切断掰断的精神丝瞬间四散开来,成为江一珞的眼睛飞往学校的各个角落,江一珞躺下闭上眼睛,默默忍受着精神丝断裂的痛楚。

飞散开来的精神丝为她提供了全校各处的视野。

突然她抬头睁开眼,按下治疗舱内的通话纽,紧盯着简临霄的眼。

“东区食堂,有三个哨兵精神海9级紊乱,戒严。话音刚落人就昏迷了过去。

一旁的几个老师也听到了这话,大家都知晓二次分化的向导在分化时精神丝会四溢,从而可以探查到附近的哨兵的精神海情况。

他们不敢马虎,立即联系了校长去处理东区食堂的事情,周昱深在一旁打电话联系医院和江一珞的家人。

简意在一旁根据医疗舱的治疗数据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简临霄就那么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治疗舱里衣襟都沾满了鲜血的女人发呆。

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遍的所有预备军人都会使用的官方用语,可就在刚刚,江一珞一句【戒严】眼神里的紧迫,像是一把利箭洞穿了简临霄的心脏,瞬间时间和空间坍缩,将他拉扯回了30多年前。

【戒严】这个词,曾经和伊珞并肩作战的日子里,他听过无数次。

已经32年了,她死后,这个词被别人使用已经不再具备任何特殊的含义,也无法再让他心生波澜。

可是刚刚他失神了,她们的眼睛生的很像,神态也很像。

他站得笔直,一如当年在学校初学站军姿时那样认真笔挺,但却异常僵硬。

他挺起的脊背不似山的庄严,而是透出十足的狼狈。

被利箭洞穿的心脏留下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汩汩流出。他痛得眼底猩红,闭上了眼。

他的爱人已经死了,他亲自火化并送她离开。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很快而他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他就快熬到这一天了。

想到这里他微微笑了,摸了摸自己心口的吊坠,情绪也迅速平复下来,睁开的眼也不复刚才的狰狞。

他撇了眼治疗舱中陌生的女人,走到周昱深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了几句就前往东区食堂了。

小说《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归来,未婚夫干爹竟是我前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