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拂华枝

>

拂华枝

香蕉狒狒 著

古代言情 澹台元序 谢兰时

网文大咖“香蕉狒狒”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拂华枝》,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澹台元序谢兰时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1V1 双强 女将军 权谋】世人皆传,定北王府的云麾小将军和陛下新封的兵部侍郎曾经亲如挚友,如今水火不容。军营中,聚在一起说三道四的士兵被云麾将军罚了军棍。有人究其原因,只得一句:“议论朝堂命官,你说该不该打?”又有人忍不住好奇:“议论的哪位大人?”“兵部侍郎大人。”尚书台,一个小官员谄媚地凑到兵部侍郎面前,痛扁云麾将军的话脱口而出,却没发现年轻的侍郎大人黑了脸。“你送兵马到边关是秉公行事,却还想和云麾将军讨好处?怎么?是官府给你的俸禄不够多吗?”云麾将军手下军纪严明,兵部侍郎为官清正,没人觉得异样。可谁能解释一下,兵部侍郎身为官员,何故去了一趟边关不回来了?还当起了军师?偏偏当朝天子也出奇的对此没有任何不满,只说就当是给兵部侍郎放了长假,可怜只有尚书大人忙的焦头烂额。军营之中,被传作不和的两人,出则同舆,入则同席。有人恍然!原来这叫水火不容。不竟猜测,定北王爷藏了十九年的女儿,怕是名花有主了。...

来源:fqxs   主角: 澹台元序谢兰时   更新: 2023-11-09 06: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拂华枝》,现已上架,主角是澹台元序谢兰时,作者“香蕉狒狒”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莫非就是因为这事,初次见面便刀剑相向?”谢兰时无奈,他怎么就是假冒的了?“抱歉,元序唐突了。”谢兰时却是置之一笑:“无妨,在下的确不像父亲。”澹台元序碰上男子一双无波的长眸,侧头避开。转身从马车之上跃下,却是不免腹诽,原来真的是谢家公子?“公子,你没事吧...

拂华枝第4章 南征在线免费阅读

错综繁复的长廊间,谢兰时落后半步,与定北王爷一同走来。

“今日圣上急召入宫,南疆发兵了。

闻言,谢兰时微显诧异“这么突然?

从江南来的路上,他听到过一些传闻,但没想到南疆这次动作如此迅速。

定北王轻笑一声“圣上登基不久,根基尚不牢固,南疆人就喜欢钻这空子,你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肯定也了解。

“所以,叔父要亲自领兵南下?

“是,如今朝中还没有能让陛下信任交付兵权的武将,这次南疆发兵来势汹汹,随时可能发起总攻,消息传来已经用了几日,边关的守卫军并不薄弱,但不能再耽搁,陛下任我为兵马大元帅,手掌兵权,明日便启程。

此话一出,谢兰时更惊“这么快?

南疆人好战,却也并不是战场之上一味冲撞的莽夫,此番直接发难,很难不让人猜测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似是看透了谢兰时的疑虑,定北王的神色也转为凝重“这次带兵的是屈突不驳,那个喜欢和常人反着来的家伙,指望他循序渐进的试探,痴心妄想。

“是他?难怪陛下让您亲自带兵。

“说他是南疆这半甲子来最厉害的武将,也不会有人质疑。

谢兰时惊讶于定北王爷对屈突不驳的评价如此之高。

几年前,他虽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却是跟在澹台长越身边,未和南疆那位将军打过照面,不曾真切体会那人厉害在哪里。

但定北王爷的话,无可置疑。

二人顺着长廊,已经走到了台阶边。

谢兰时看到了眸光望向这边的几人,其中最夺目的仍是那一抹朱红。

他突然停住脚步,定北王爷也一定站住不动。

“怎么了?

“长越和小郡主知道这次南疆领军的是屈突不驳吗?

“元序若是知道,这次南下的队伍就一定多她一个了。

闻言,谢兰时目光转向朝这边走来的身影,眸光渐渐深邃。

“兰时,替叔父保密。

“开战后,前线的捷报会陆续送到京中,瞒不了多久的。

对于谢兰时此话,定北王没有反驳。

“但愿这次可以顺利回程,不过想要新年之前结束战争回来是不太可能了。

“我离开这段时间,长越不便露面,府上的事会交给元序处理,你有什么需要的只管问她就好,我已经和她说过了。

“兰时记下了。谢兰时微微颔首。

话落,抬眸便看到小郡主已经迎面过来,白芜荑向着反方向离开了,而与澹台元序一同过来的是个金甲佩刀的中年男子。

那人他认识。

谢兰时抬手一礼“杨将军。

杨副将点头示意,目光看向定北王“王爷,您的命令已经吩咐下去了。

“……

两位长辈谈话,澹台元序便和谢兰时退到了一边,两人并肩站在长廊下,因为各自都有心事,一时间竟无人开口。

直到落日的霞光渐渐蜕变为一抹幽深的夜色,澹台元序倏地侧头看来。

她勾唇一笑,只看表面似乎并没有被心事搅得烦恼。

“谢公子初到京城,本郡主做东,为公子在府上准备了接风宴,可有兴致?小郡主微微挑眉。

闻言,谢兰时微惊,旋即侧眸看到了一张明媚的笑颜,他有些怔住“这……

那明媚没来由让他有些难以招架,常人看来,他的确像是一个温润性情的人,可是他自己清楚,那不过是应付大多数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姿态。

真正的他,是有些疏离的,甚至更多时候是待人待事时,作壁上观、事不关己的自然惬意。

此刻小郡主脸上的明媚,却让他不知如何应付。

他沉默下来开始思考。

想着与小郡主关系何时已经变得这么要好。

而澹台元序却以为他要拒绝,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京城鎏月斋的全宴,最好的那个档次,整个大梁除了宫中的御宴,可没有几个能与之相比的。

“公子觉得不行?

听到这话,谢兰时突然抬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少女。

“怎会呢?

谢兰时笑着回应,因为父亲一事沉淀下来的心绪开始重新变得活跃,他将手中攥着的事物揣进怀中。

“那兰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郡主带路吧。

澹台元序转过身,走在前面“不是去府外,阿爹今日应该没有出府的打算了,所以我让人送到了府上。

……

宽敞的楼阁之中,时不时传出笑语声。

烛光摇曳映着楼阁内三人的身影,出乎澹台元序预料,只有三人的接风宴并没有想象之中那般枯燥。

反而是谢兰时讲起了这几年在江南的经历。

裕和亲王有一个极其疼爱的幼子。

“禄和幼时,性子是有些嚣张跋扈的,因为有个样貌才学均是出众的兄长,裕和亲王府不怕后继无人,于是便对这个次子有些疏于管教,甚至是溺爱。

“我第一次被义父带着到王府时,就看到五岁的禄和被府上教书的先生挂在墙头,先生手里拿着鞭条似乎就是要替义父教训这个纨绔的小公子,我和义父路过,他见到了,就叫嚷着让我们救他。

“至于结果嘛,不但没能如愿,还被义父罚着抄了半月的书。

“而先生要教训他的原因,我记得当时的场景,禄和被挂在墙头,白衣飘飘却被染成了土黄,甚是狼狈,但那位先生的模样才是真的惨不忍睹。

“禄和顽皮,趁先生午憩时,上树掏鸟蛋打算藏在先生头上,坏事没做成,就被先生抓个正着,而禄和见状不妙直接那鸟蛋砸向了先生。

“先生脾气向来很好,除了那次。

那一年,谢兰时八岁,燕禄和五岁。

坐在一边的澹台元序忍俊不禁,不用谢兰时过多描述,便能猜到那位教书先生滑稽好笑的惨状。

不过,谢兰时似乎并不擅长讲故事。

本是件有趣的事情,从他嘴里讲出来却有些生硬。

“那他现在呢,还不会成了个纨绔?

“……

定北王爷就坐在旁侧,向后微靠看着两个年轻人,没有参与到他们的玩闹中。

就这般一个时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接风宴也到了末尾。

次日,便就是定北王行军南下的日子了。

临近晚间的秋日,清风略显萧索。

高耸巍峨的城墙之下,马蹄声阵阵,数以万计的军队蓄势待发,排在最首的战车之上白底黑鹰的旗帜迎风,黑鹰昂首腾飞而起,尖锐的喙头直指长空。

那是大梁皇室的王旗。

一身血红色战甲的定北王腰佩长刀,侧身上马亦如当年一般矫健,他轻甩缰绳策马狂奔,官道之上惊起一片枯黄的落叶。

整齐的马蹄声随之而起,此前严阵以待的军队如同离弦之箭一半涌上官道,浩浩荡荡南下。

骑马行在最前面的那位王爷,已经不再年轻,他两鬓染了如雪霜一般的白色,但披上战甲之后,一身的杀伐气不减半分,更是比少时的桀骜多了几分沉重。

足足有半个时辰,那如雷贯耳的马蹄声才渐渐淹没在一片呼啸的秋风之中。

城墙之上,来此送行的两道身影就这样也站了半个时辰。

他们并肩而立,天边泛起的那一抹霞光,衬着城墙上的身影。

小郡主一身红衣,秋风萧瑟袍袖翻飞,其身侧身边谢兰时一身白衣,矜贵疏离。

看着望向远方天际微微出神的澹台元序,谢兰时沉默片刻之后,笑着开口。

“看小郡主的样子,似乎也想随叔父南下?

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澹台元序才发觉那如雷贯耳的马蹄声已经远去,再捕捉不到半分。

有些眷恋的忘了一沉寂的远方,收回目光对上了谢兰时一双含着笑意的秋水眸子。

这人的好相貌的确让人晃神,难怪战场之上的谢骁将军被人传扬堪比兰陵王,原来不仅是带兵的英勇,更是那一张让敌军将领看了都怜惜的容颜。

“这么容易就能看出来?

“小郡主表现的太过明显了。谢兰时无奈。

澹台元序哑然,沉默半晌。

“那你再猜猜,为何我爹不让我去,这次莫非还能猜到?

“这个……谢兰时摸了摸下巴,假装沉吟一般,等到小郡主露出一抹胜券在握的微笑,他突然勾唇。

“猜不到了?

“无须猜。

“这也看得出来?

“不是,昨日叔父向我提过了,他说你兄长不便露面,府上的事要留下你打理,还有……

说到这里,谢兰时顿了顿“因为在下刚到京城,需要有人照应。

“抱歉。

闻言,澹台元序不禁莞尔“和你没有关系,这些都是阿爹说辞而已。

这些事和兄长、和她有关,但绝对无关谢兰时。

事实就是,父亲对于如今避而不出的兄长,从来不像很多人看到的那般心肠冷硬。

她不知父亲和兄长之间曾有过什么矛盾,但清楚那一夜一夜远远望着轻云院的身影中满是愧疚。

“不过,下次南疆若再次来犯,我必然南下。

澹台元序看着大军离开的方向,摩挲着常常佩在身边的那一柄长剑。

“那就祝小郡主得偿所愿吧,战场并不是值得向往的地方。

谢兰时站在其身侧,再未多言。

两道身影在城墙之上站了很久,天色渐深,天边云映晚霞。

看着晚霞,再看以晚霞为衬的谢兰时。

澹台元序轻笑出声,伸出右手“科举在新年之后,那么谢公子,接下来几个月请多多指教。

听到声音,深陷一片晚霞柔美的谢兰时转过头,看着身侧眉宇桀骜的小郡主。

来入京前,中书曾有意打听过京城之中这位名气不小的小郡主。

更是将打听来的消息讲予他听。

谢兰时虽在幼时见过澹台元序,但那终究只是匆匆一面,更不能仅凭一面去断定她的性情。

他之前身在江南,与叔父常有书信往来,甚至还跑去给澹台长越做了一年谋士,所以这整个定北王府,他唯一不了解的便是此刻站在眼前的这位小郡主了。

对此,谢兰时表现出了洗耳恭听的兴趣。

澹台元序出身澹台氏,父亲乃朝中定北王,曾坐镇北境手握三十万北境军,北境安定之后,先帝忌惮定北王功高盖主,于是才召回京中。

北境安定多年,定北王也一直留在京中,未曾北归。

一晃多年,按着礼仪规矩,这位小郡主如今年满十八,早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可事实偏偏相反。

京中,有意与定北王府结亲的贵族不在少数。

但两年前,皇城之中却有一传闻。

说是定北王为年满十六的女儿择婿,在府上设宴请各家公子,定北王妃早逝,这种事情也只能让定北王操心,先帝在世之时,膝下四皇子在宴会之上见过澹台元序,此后一直对其青睐有加,便借机请先帝赐婚。

先帝膝下第二子与第四子均为中宫所出,在一众皇子之中最为优秀,当时储君未定,但先帝喜二子的性格,隐隐有将立二子为储的打算。

然定北王手握三十万北境军,四皇子若是与澹台元序成婚也衬天子心意,唯一不好,便是先帝或许就要思量一下,两个嫡子之中立谁为储君。

先帝虽偏心二子,但当时二皇子已经有了正妃,定北王府的小郡主总不可能在二皇子府上做妾室。

于是便允了四子提及的婚事,就这样一道赐婚的诏书便送到了定北王府,朝中上下不免猜测,定北王府的兵权怕是要落入四皇子之手了。

四皇子出身皇家,也称得上一句“上马定乾坤,下马安天下,与出身将门的澹台小郡主,可谓良配。

但当天下人觉得这是这一对佳偶天成、朝臣已经做好将筹码压在四皇子身上之时,澹台元序接下诏书,却并没有遵从旨意,而是手持诏书入宫。

京城之中曾有传言,当日澹台元序在皇宫之中停留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出宫,正是这一次入宫,此前在皇城之中传的沸沸扬扬的婚事便没有了下文。

小说《拂华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