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

>

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

随便就叫这个吧 著

柏竹秋 现代言情 靳桃浪

现代言情《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由网络作家“随便就叫这个吧”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靳桃浪柏竹秋,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靳桃浪把自己炸了,本以为会死的透透的,谁知中途被一个路过的蠢萌系统给捡了。为了复活,他穿成了每本小说里“英年早逝”、“命运悲惨”的角色,去帮助他们改写结局。只是,为什么每个世界的男主都长得这么戳他点?!第一个校园世界男主做惊恐装后退了好几步,贞洁抱胸: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靳桃浪眼睛一眯,不作回答,响指一打,从门外涌进一大批黑衣人。黑衣人:少爷!靳桃浪:给我带回去,我要和他“桃园结义”!(表面上的意思,很纯洁!)禁欲单纯貌美攻×骚话连篇校霸受第二个娱乐圈世界男主嗤笑一声:这就是你找的好男朋友?你确定他是……?靳桃浪:他没得选择。男主眉梢微挑,语气难掩恶意:你以前可不是这一挂的,怎么,换口味了?靳桃浪:我看脸。男主:……淡然护短自我攻略影帝攻×拿的起放的下金牌编剧受第三个古代世界靳桃浪开局就穿成男主的抄家仇人,可他淡淡表示:没事,他马甲够多。男主愤恨立下毒誓,要把靳桃浪千刀万剐,再吊在城门口供万人践踏!马甲靳桃浪:嗯。背负血海深仇少年将军攻×清冷貌美身世悲惨国师受……切片攻×妖孽受...

来源:fqxs   主角: 靳桃浪柏竹秋   更新: 2023-11-10 10: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是作者““随便就叫这个吧”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靳桃浪柏竹秋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林平松站在一旁看着靳桃浪略微发抖的身体,默默给这个新来的“寒门”转学生做了安排,胆小,不自信,难成大事,正好和那个顾泽楼同桌。“行了,你坐在顾泽楼旁边吧,就靠窗那一组,你坐外面。”林平松指了指,眼神示意靳桃浪尽快过去。这个位置与其说靠窗,不如说离垃圾桶更近...

第3章 校园篇《忠孝黑道太子失忆后》3

在顾泽楼眼里,面前的人似乎有了脸,与周围一群只会欺负他的无脸怪物不一样。可是,为什么他只能看到鼻子和嘴巴?没有眼睛。

因为,刘海长……

靳桃浪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的回答,脸都快笑僵了。

【主人~要不,我们先把手收回来吧,男主,嗯,可能听不懂我们的意思。】零点瞥了眼顾泽楼,组织着措辞。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

王承安作为全场唯三清醒的人,深感眼前这副画面越来越往不知名的方向发展,倔强地对峙?

等了许久,顾泽楼的眼睛终于聚焦到他的手了,像是理解到了的样子,抬手就要放上去。

就在零点觉得胜利在望时,厕所的门忽然被打开,顾泽楼的注意力再次分散,抬到一半的手又放了下去。

“那个学生,对,就是你,转过来!教导主任一进来就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学生,想也没想地就把靳桃浪认成挑事主谋。

华元洲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他慢了几步,只看到被锁住的厕所大门。没办法,他只能把教导主任找来。

开门前,他预料过很多种结局,唯独就是没有眼前这一种。他好像,好心办了坏事。没想到看起来那么软捏捏的转校生会这么能打!

靳桃浪一把抓住顾泽楼的手,架着他站起身,“主任,我们需要去校医室。

教导主任被气噎住了,指着靳桃浪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好不容易缓过来了,“行!行!全部都送到校医室,把你们的家长也都叫到校医室!

校医室里难得遇到此番盛况,足足有七张床上躺了人。校霸柯肖一行人占了五张,顾泽楼一张,还有一张,是留给气得血压升高的教导主任的……

校医室外的走廊上响起一阵脚步声,还参杂着几声班主任的解释声。

目前为止,顾泽楼的“家长最先到。

十公分的亮皮尖头高跟鞋在洁白瓷砖上踩得“噔噔作响,颇有几分扰民的意味。王丽珍推开门,浮夸艳丽的貂毛大衣,手指和脖颈上永不嫌多,配上脸上的大浓妆,这气质连用暴发户来形容都觉得侮辱这个词。

王丽珍一进来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顾泽楼,啥也没说,上去就对着顾泽楼扬起手,一巴掌正要重重地拍下去。

靳桃浪护在顾泽楼身前,抬手一把挥开她,王丽珍穿着高跟鞋,本就重心不稳,脚跟一歪,狼狈不堪地朝地板摔去。

“你好像认不清自己的身份。靳桃浪蹲在王丽珍前,讽刺地看着她脖颈上的红宝石项链,“不过是个保姆而已。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王丽珍的脸都气歪了。她在家里欺负顾泽楼欺负惯了,在外也是借着从顾泽楼那偷来的钱作威作福,各种VIP卡办到手软,那群人都把她当做富婆好声好气地供着,哪里会像这个畜生一样!

王丽珍对着靳桃浪吐出无数恶毒奸邪的诅咒,旁边的人纷纷皱着眉,对王丽珍此番掉价的举动感到异常的不适,而靳桃浪也只是抠了抠耳朵,坐在床上和零点聊着天。

【李叔要什么时候才会来?】

【主人~快啦快啦~李叔已经在楼下啦,很快就会上来的。】

【行,那我就再等一会儿。不过,零点,你什么时候才能封闭五感,不然我真的很想把那个女人的嗓子抠出来。】靳桃浪语气有些埋怨,他虽然老是被人骂,但不代表他喜欢。这个世界又不像他们那,不能随便开杀。

【主人~我,我,我也不知道。】零点丧失了很多基础功能,仅剩的功能有穿越,GPS,以及聊天解闷……

“小彦。李文是跑过来的,胸口还有点喘,他担忧地望向齐舟彦,走上前焦心地检查着齐舟彦的身子,“有没有受伤?哪里疼和我说,千万别憋着。

靳桃浪装作很难受的模样,委屈巴巴地抱上李文,“爸,我没事。我只是为了帮助同桌而已。他的手指一一从五张床躺着的人掠过,“他们要欺负我的同桌,我看不过去就和他们打起来了。

李文听到那声“爸就愣住了,脑中思绪翻飞,瞬间就明白了,接下话茬,只是言语中不知为何多了几分悲伤,“好,爸爸知道了,你好好坐在这,乖。说罢,宠溺地揉了揉靳桃浪的头发。

李文轻轻柔柔地摘下手套,挑了张椅子坐下,恍惚间当年杀伐果断的二当家又回来了,他紧盯着在场的每个人,眼神冷得能杀死人,“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杀过人才有的眼神和煞气,而且不止杀了一个!

靳桃浪对着零点吹了声口哨,【我就知道李叔能明白。】

【不过,李叔真的好惨,他的孩子当年被他的仇家用乱刀硬生生地砍死,白发人送黑发人,李叔应该真的很伤心,一夜之间就白了发。】

靳桃浪对此看得很开,盯着李文特意染黑的头发,【自从踏上那条路起,他就知道他的结局不会善了。不过,我会送他一个孩子的。】

这种情况也只有教导主任出来打圆场,“齐舟彦家长,您别急,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虽然事故是柯肖他们一群孩子挑起的,但……

李文挥手打断了他,“谁是柯肖?

教导主任的大肚腩都要被吓瘦了,他想接着解释,可李文完全不给他机会,他的视线集中在一个刻意避开他的学生身上,语气笃定,“你是柯肖。

柯肖吓得浑身一激灵,不敢对上李文的眼神,怂得跟个鹌鹑一样,躲进被子里。他只是个校霸,在这个人眼里,他的所谓恶劣行径不过是小打小闹。

“行了,不管小彦他干了什么,都有我给他担着,但前提是,他真的做错了。李文走到顾泽楼的病床前,掀起他的上衣,早已泛青甚至发黑的新伤混着错落密密麻麻的旧伤,扭头直直对上教导主任的眼睛,“堂堂C市私中竟然也会出现这种霸凌现象,我也算是开了眼了。

教导主任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副饱受凌虐的身体,好不容易降低的血压再次飙升!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他们C市私中竟然会收进这么恶劣的学生!

教导主任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好的交代的,那位同学的医药费也会由我校全权处理,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此类情况,我校对此类事情向来不能容忍,不论最后会开除多少学生或是老师,我们都会坚守这份底线。说罢他瞟了一眼五班的班主任林平松,再次满怀歉意地鞠了个躬。

林平松被看得心里一搁楞,拼命掩饰面上的心虚和不安。

王丽珍一听学校要给她送钱,好不容易消停的嘴又吱呀呀乱叫,“主任啊,那笔钱你什么时候拿给我们家小楼啊,他这伤可都是在你们学校这弄出来的,你们可要好好补偿我们家小楼。

靳桃浪看向那个虚伪到作呕的女人,只觉着碍眼。还好有男主可以洗洗眼,靳桃浪看着顾泽楼腰间的淤青,眼里的黑气越发郁结。

教导主任都要气笑了,从刚刚这个女人一言不合就打孩子,像个泼妇一样骂街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位叫顾泽楼的学生想必过得不容易。

教导主任费力地扯出一抹善意的微笑,“我们会带着顾泽楼同学做伤情鉴定,如果真的是在我们学校内造成的,我们肯定会照单全收,一样不落。

王丽珍越听越兴奋,面上的贪婪怎么也掩饰不住,就差没伸手直接要钱了。

然而,教导主任话锋一转,“不过,不是我们的,我们是不会负责的。剩下的部分,我想,应该由您来解决。

王丽珍一听就觉得不对,“你什么意思!你说他这些伤是我打的!

教导主任笑眯眯的,没有回答,但答案都在不言中。

王丽珍也不傻,知道万一要做伤情鉴定,她虐待顾泽楼的事可能就藏不住了,“算了,我自己带他去医院。真是破学校,给点钱还要鉴定者鉴定那的,抠搜的要死。

她拉起重伤的顾泽楼就往外走,靳桃浪这次没有阻止他,静静地看着顾泽楼痛得有些蜷缩的身体生拉活扯地被带走。

教导主任看着脸色苍白的顾泽楼,最终还是不忍,打算叫住这两个人时,靳桃浪上前阻止了他,轻轻说了一句我会解决后就跟上了。

靳桃浪刚追到楼下,男主就被塞进出租车里走了。

李文反应迅速地拉着靳桃浪回到车里,开车跟上。

靳桃浪坐在副驾驶,视线集中在不远处的出租车上,侧过脸兴致勃勃地问道,“李叔,你说那个女人会什么时候动手?

“小彦,我们这样跟踪别人是不对的。嘴上虽这么说,但脚下的油门踩得比谁都六。

“哎呀,李叔,不要这么死板嘛。我们这叫防患于未然!靳桃浪老神在在道。

李文低笑一声,想跳过这个话题,“行行行,不过,小彦,你为什么要隐瞒身份。

“因为我不想以家世为标准结交一群狐朋狗友,我想要一个真正能理解我,会和我说真心话的朋友。

李文听后沉思良久,想通后释然地笑道,“小彦,你的觉悟比李叔要高,李叔支持你!

“所以,李叔可以不告诉外婆我打架的事吗?靳桃浪趁热打铁地哀求。

“不行!

“啊啊啊!李叔,求你了,不能被我外婆知道。外婆要是知道了,我的屁股肯定会开花的。靳桃浪不管不顾地撒起泼,“李叔~你对我最好了,你肯定不会告状的,对不对~

零点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主人~你的语气和我好像欸~】

【闭嘴。】要脸。

【哦~】

李文还是没抵得住这位小少爷的撒娇,长叹了一口气,宠溺道,“不许再有下一次。

靳桃浪的头点得贼快,“当然当然。我就知道李叔最疼我啦~

李文的跟车技术很好,全程没被发现。出租车停在金陵园别墅区前,下来了两人,在门卫的放行下走了进去。

靳桃浪说“李叔,我们家,在这有房产吗?我们不会被拦在外面吧。

“不会,刚好有几栋空的别墅在这。

刚好有!几栋!真是有钱任性呐。

李文见前面两人走远了,控制好距离开车进入。

王丽珍在前面粗暴地扯着顾泽楼,还没等回到别墅,她就忍不住了。见四下无人经过,她一把推倒顾泽楼,用高跟鞋尖锐的脚跟泄恨似的踹着痛得蜷缩成一团的青年,“死杂种,要不是你,老娘早就拿到钱了!还做什么伤情鉴定!鉴定,鉴定个屁!不就是不想付钱吗!老娘照顾你这么久,就那点破钱!

李文死死拉住身旁想不断冲过去的靳桃浪,耐心道,“小彦,不要过去。

“李叔,他……

“我知道,这件事交给李叔解决好吗?这是小彦好不容易挑出来的朋友,李叔一定会把欺负他的人都处理掉。李文宽厚的手掌扣在靳桃浪的肩膀上,温和地劝解道。

靳桃浪看了眼不远处的施暴现场,再回头看着李叔,放在开关上的手还是缩了回来。他郑重其事地强调,“李叔,关起来,我想让他亲自处理。

“明白了。李文敛下杀气,踩着油门冲了出去。

王丽珍一听有车开过来,连忙停下脚下的动作,把疼晕过去的顾泽楼扶起来,一步一步地朝别墅走去。那副摸样看起来真是“母慈子孝。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今晚的天空不知为何格外的干净,一丝云朵的痕迹都没有。冷白的月华落在地面上都多了几分审判的意味,今晚的它将照亮所有的罪恶。

靳桃浪站在阳台上,看着一辆辆的车聚集,又一辆辆地开走,令他没想到的是原主外婆林老夫人也跟着掺和了这件事。

王丽珍把顾泽楼扶进房间后就是一扔,也没管他死活,吃了饭小睡了一会,就锁门出去逍遥快活去了。

顾泽楼是被活活饿醒的,身体稍稍一动便痛得头皮发紧,眼前的景象都是重叠模糊不清的。他咽下喉间不断上翻的血块,挣扎着起身开门往楼下厨房走去。

这条路在今日似乎变得格外漫长,顾泽楼面色完全失去了血色,全身紧靠着楼梯的护栏,半只身体摇摇晃晃的,看着揪心极了。

突然,顾泽楼脚下一个不稳,顺着楼梯滚落了下去,头重重地撞上石阶,腥红的鲜血不断溢出,他再次失去了意识。

小说《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快穿次次英年早逝我有说什么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