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寻寻久久!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

>

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

游嫮生 著

傅曼曼 古代言情 姜女子

小说《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是作者“游嫮生”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姜女子傅曼曼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村里的姜女子和镇上大户傅家的幼女傅曼曼抱错了,在同一家庙里,带着女儿求姻缘的两家人碰了面,才发现从小养大的女儿竟然是对方的!那么,是要换回来还是将错就错?这是个难题!...

来源:fqxs   主角: 姜女子傅曼曼   更新: 2023-11-10 12: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姜女子傅曼曼,《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姜思齐忙不迭应着,回房了。关上门,姜思齐手按在门上,还有些愣神。方才在那围墙上,不小心被里面的人看到,他第一反应是,不妙,不会被当成贼人吧?然后就是,咦?这姑娘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熟?等把这人跟自己母亲放到一起一作比较,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这估计就是他那没见过面的亲姐姐了。当时就被惊的脚下一滑,从围墙...

第6章 亲人见面分外纠结

姜思齐回家时还不到吃饭时间,姜女子正在院里和顾阮芳学做糕点呢,瞧见他,还愣了愣。

“不是出去玩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吃过午饭,姜思齐以前村里的朋友来找他玩儿,顾阮芳也说他不要整天闷在房里读书,该出去走走也得去。

姜思齐想想也是,便跟着出去了,结果这还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姜思齐头上有汗,还有些气喘吁吁,看着像是跑回来的,顾阮芳奇道“你这是被狗黏啦?

姜女子也看看他,见他裤子和衣服前襟沾了些白灰,皱眉问他“跟人打架了?

“没有没有!姜思齐忙否认,拍拍身上的土,“碰上一群小小子,陪他们玩了一会儿,不想玩了就回来了。

姜女子将信将疑看他一眼,没有再问。

这也不怪她多疑,姜思齐小时候看着乖巧实则蔫儿坏,他启蒙早,小小的时候就能把人损的七窍生烟还不知道怎么回嘴,不知道惹了多少人上门找事,也就是后来去了县里读书,才老实一些。

顾阮芳嫌弃的瞅瞅他一身脏衣服,嘱咐道“进屋先换衣裳,别把床铺弄脏了,刚换的干净被褥。

姜思齐忙不迭应着,回房了。

关上门,姜思齐手按在门上,还有些愣神。

方才在那围墙上,不小心被里面的人看到,他第一反应是,不妙,不会被当成贼人吧?

然后就是,咦?这姑娘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熟?

等把这人跟自己母亲放到一起一作比较,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这估计就是他那没见过面的亲姐姐了。

当时就被惊的脚下一滑,从围墙外边的石头上摔了个四脚朝天,哪还顾得上没取回来的风筝,跟朋友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一路上都恍恍惚惚的,直到这会儿回了自己房间,他才定下神来。

那姑娘果真是与自家娘长了个九成像,任谁看见两人,都不会怀疑她们的关系。

这么一看,姜女子倒确实跟爹娘不太像,只是以前没人往这方面想,只觉得姜女子虽然不像她爹娘,但还是生了一张俏生生的脸蛋儿,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

姜思齐缓缓吁了口气。

虽然早前就知道了两家之间的事,只是一直没有直观感受,如今真的看到人了,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亲姐姐在别人家。

想起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面孔,姜思齐脸上出现一些复杂之色。

过了几日。

下午,姜女子活好了面,需要醒一会儿,顾阮芳看看时间,等面醒好上锅,差不多也该到准备晚饭的时候了,就让姜女子去菜园喊姜源,自己在家备菜。

姜女子应了声,洗手出门了。

走到菜园跟前,远远瞧见她爹在跟人说话,对方的背影看起来很高大,穿着内敛,只是一看就是好料子,想来应该是有钱人家的老爷。

姜女子心思细腻,当下就想到了她爹说的已经来了庄子的傅家三老爷,顿时脚步一停。

姜源抬眼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姜女子,也是愣了一愣,没想到就这么凑巧。

他并不认识傅文宇,所以当有人喊他说来了个富贵客人的时候,他还没往傅家人身上想。

在姜源看来,傅家是大户人家,哪里会亲自过来,结果出来一看,来人虽值中年,却也器宇轩昂,踔厉风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当下就有了三分计量,等来人言明身份,果然是傅家三房之主,傅文宇。

姜源在县里也认识不少人,自然知道傅家的家世有多深不可测,他也没想着跟人家攀关系,只是两家现在有不得不来往的理由,在他看来,能不攀扯才是最好呢。

傅文宇也在打量姜源。

这个农家汉子看着倒是不粗壮,体格精悍,一看就是年轻时做下劳力活的,如今看着白净了些,应该是近些年生活好了,不用事事亲力亲为了,长相端正,精神抖擞,神情有几分生意人的精明,此时看着他的眼神不怎么友善,勉强算是礼貌吧。

两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还算不错,只是态度都不是特别好,透着些尴尬和别扭。

傅文宇也没有一上来就说起两家女儿的事,聊家常一般说起在姜源家买的菜味道很好,他来看看,以后可能就一直在他家订菜了。

姜源笑笑,客套道周边村子种菜的不少,他家的也只是占了个量大的便利而已。

两人面对面闲聊,都有些词穷,正尴尬着,姜源就看到姜女子了。

傅文宇注意到了姜源的神情变化,也扭头去看。

身后不远站着个妙龄少女,身材匀停,面容娇嫩俏丽,墨眉杏眼,穿着一身藕荷色的衣裙,袅娜玉立,竟是与他夫人邵箐年轻时像极。

傅文宇一下就愣住了。

姜女子也看清了傅文宇的样子,相比起来,她更像自己的亲妈,所以看到傅文宇时倒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只是傅文宇盯着自己,而她又知道了这是自己的亲爹,一时又是别扭又是无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由望向姜源。

接收到姜女子求救的目光,姜源咳嗽一声,道“傅老爷,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让您家下人来就可以了。

傅文宇回过神,口中道“好好,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又看了姜女子几眼,转身走了。

姜女子等着姜源把菜园的事处理完,父母两往家走。

一路上姜女子都有些心不在焉,姜源看她几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晚饭时,一家四口更是有三人食不知味,只有顾阮芳在说今天的馒头蒸的有点硬了,其他几人嘴上“嗯嗯附和着,心思早就飞远了。

村外的庄子里来了人,村里慢慢都知道了,那庄子格外大,围墙就有一人多高,青砖灰瓦的,前后门都是实木的,就连侧门也足够容纳一架双匹的马车通过,整座庄园格外的气派。

原先那庄子的主人就算来住,也不会太久,吃穿用度都是备好带过来的,这次居然在村子里的菜园采买了,着实有些不同以往。

村里有人家听说了,毛遂自荐,托姜源问问那家老爷,需不需要村里散养的鸡鸭禽类,便是猪肉,也是有的。

姜源有些为难,又不好一口回绝,只好在傅家再来人取菜的时候问问可不可行。

来人也不过是个小家丁,做不了主,说要回去问问管家。

管家潜意识觉得村子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又想起三老爷似乎挺喜欢姜家菜园的蔬菜,想了想,还是去问了傅文宇。

傅文宇一听,这是姜源让问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有点顺杆爬,可再一想,又觉得根据上次见面时来看,姜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就让管家去问清楚。

管家再一问,才知道是村子里的人眼馋姜源家有钱赚,想沾沾旺运。

回禀给傅文宇,傅文宇想了想,淡淡道“你让人去看看,如果质量可以的话,就在村子里定了也无妨。

管家一愣,这才确切的有了主家要在这里常住的真实感,忙让人去查看。

傅文宇坐在书房,有些静不下心来,他又想起那天看到的那个女孩儿,曾几何时,他也想象过自己女儿长大的样子,那个娇娇软软的小丫头,不知道是会像他还是像她娘。

傅曼曼很漂亮,是整个傅家第三代里最好看的小姑娘,就连平日里不假辞色的祖父看到她,也会笑一笑,关心她几句。

他这个父亲当然不用说,对傅曼曼的疼爱有时就连邵箐都会说他太惯着了。

可是傅曼曼那么柔嫩,小小的肉团子一样被他宠着呵护着长大,他怎么能不惯着呢?

傅曼曼不像他们夫妻俩,长相不像,他大哥曾经说过几次,被他严肃言明不要在傅曼曼跟前说这样的话,孩子跟父母不像的也有不少,这说明不了什么。

时至今日,就算已经知道傅曼曼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叫他放弃傅曼曼,他一时间也是无法接受的。

那个女孩儿就像夫人说的,被教养的很好,看着对姜源很是依赖,听说也是被娇养着长大的,这就很好了。

也许他们真的是父女缘浅。

……

傅曼曼还没有自己出过庄子,往年偶尔到这来,住不了几天就回去了,没什么感觉,这次能常住,她就有些待不住了。

泠渃听她说要自己出去,顿时着急,极力劝阻,可这次傅曼曼很坚持,她实在是好奇自己的亲生父母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平时都做些什么。

傅曼曼其实是个有些悲观的女孩儿,自从知道自己不是爹娘亲生的之后,她就日日做噩梦,梦里自己被爹娘抛弃,又被亲生父母拒之门外,从此孤零零一个人。

这些事她不能和任何人说,只能憋在心里,叫她愈发沉闷。

视线落在搁在桌上的锦鲤纸鸢上,傅曼曼眼中闪过一抹坚定,起身道“要不你就跟我去,要不你就自己留在这。

泠渃大惊,哪敢让傅曼曼自己一个人出去,万般无奈,只好答应跟她一起出去。

庄子上的下人不像县里傅家管理的那么严格,看见主家出门,不会上来多问一句,傅曼曼说要出去,门房立刻就把门打开了。

泠渃心惊胆战陪着傅曼曼慢悠悠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村子里。

这个时辰村里的人都在忙农活,只有些半大小孩儿在村里跑来跑去。

傅曼曼观望一会儿,叫住一个从旁边跑过的小小子,晃了晃手里的锦鲤纸鸢,轻声细语道“请问你知道这是谁家的吗?

小小子哪见过这么文雅的姑娘,家里的姐姐一个赛一个的彪悍,打起屁股来一个比一个痛,这会儿也有点呆愣,瞧了瞧那个纸鸢,又想了想,眼睛一亮,指着村里大声道“这是明才哥的!我领你去!

小小子很热情,一溜烟儿就跑了,傅曼曼连忙加快脚步跟上。

姜明才家就在村口不远的位置,没一会儿就到了,小小子领着傅曼曼到了地儿,意外收获了一块松子糖,美滋滋去找小伙伴了。

傅曼曼抬眼看看朴素的木门,犹豫再三,轻轻叩响院门。

一个少年拎着一把小铲子开了门,一眼瞧见门口细柳扶风的美丽姑娘,愣了一下,目光便有些飘忽,瞧一眼就连忙挪开视线,结巴道“你,你是?

傅曼曼也极少与外男交谈相处,一时也有些慌张,把纸鸢抬高了些,细声道“……这是你的纸鸢吗?

姜明才这才看见她手里的东西,眼睛睁大了些“这是思齐做的,怎么会在姑娘手里?

傅曼曼道“这纸鸢飞到我家院里,挂在树上了,我看这做工应该挺好,便想着来找找主人。

姜明才本来也要出门,就拉上门领着傅曼曼往姜源家走,一路上偷眼看了看傅曼曼,怎么看都觉得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

今日姜源要到县里去送菜,姜女子跟着去了,走之前问姜思齐去不去,姜思齐在县里待了这么些年,早就没了新鲜感,没兴趣的拒绝了。

顾阮芳本来也是要去的,又想着姜思齐一个人在家,肯定不好好吃饭,这孩子年纪不大就去了县里读书,真正在家待着的时候还真是不多,就有些心疼,索性也不去了,在家给他做好吃的。

中午就母子俩在家,顾阮芳还炖了一只肥肥的母鸡,盛了一半出来留给姜源和姜女子回来吃,剩下的一半,母子俩就着刚烙的饼子居然也吃完了。

腆着肚子坐在院里发了会呆,姜思齐让忙了一中午的顾阮芳回房歇着,自己收拾了碗筷拿到厨房去洗。

顾阮芳进屋前扭头瞅了瞅已经有点大人模样的儿子,又是欣慰又是遗憾,孩子在她没注意的时候就长大了。

洗完碗,姜思齐把自己房间的门窗都打开通风,等过段时日天冷了就得一直闷着了。

拿了书坐在门槛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颇为惬意。

忽然院门被敲响,姜明才在外头喊他。

姜思齐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突然跑来了,卷着书过去开门,冷不丁对上一张出人意料的面孔。

小说《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抱错的农家姑娘回来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